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广交天下知音,共叙人间真情。

 
 
 

日志

 
 

法国为何不学《最后一课》(转载)  

2015-06-08 14:39:30|  分类: 每日悦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国为何不学《最后一课》(转载) - 高山流水 - 高山流水

 

□王锦思

中国人都熟悉法国作家都德的《最后一课》,但想不到的是,而今的法国并不像中国等国那样学习这篇课文,而文中描述的被德国侵占的法国领土最初就属于德国而不是法国,当地居民本来就说德语而不是法语,甚至包括剧中主人公小弗朗士或许都是如此。

近日,北京举办国际服饰博览会,有机会接触了法国华裔服装设计师王彦霖和其他法国设计师。王彦霖是迪奥和让·保罗·戈蒂埃这两大法国时尚品牌空前的惟一一名中国设计师,她认为她的中国心和初中学习都德《最后一课》受到的影响有关。谈起中法两国交流,让王彦霖惊讶的是,而今法国课本中并没有都德的《最后一课》,甚至许多法国人不知道都德是何人。

1870年,普法战争中法国失败,赔款25亿法郎,并割让阿尔萨斯和洛林。都德参战,痛心法国的惨败,1873年创作了《最后一课》。

课文里说,小弗朗士逃学到野外游玩。“天气那么暖和,那么晴朗!画眉在树林边婉转地唱歌,锯木厂后边草地上普鲁士士兵正在操练。这些景象,比分词用法有趣多了。”小弗朗士后悔没有好好学习法语,他听得极其认真,连镇里的成年人也来学习。下课时,韩麦尔先生在黑板上写下:“法兰西万岁!”“亡了国当了奴隶的人民,只要牢牢记住自己的语言,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这句中心思想式的经典总结至今还在我的耳边回响。

法国这段历史和中国很像。侵占东北期间,日本实行奴化教育,用日本东京时间计时,妄图泯灭东北人的民族意识和国家观念,使东北一切日本化。当时把汉语叫“满语”,“国文”、“国语”是日文、日语。

我像小弗朗士一样大的时候,和小伙伴调皮捣蛋,偷海棠、香瓜,在小河里洗澡、抓鱼,唱着儿歌。那时,我没意识到汉语是多么动听,多么优美,东北话多么幽默和生动。没有想像祖国历史多么伟大光辉,祖国的意义和分量多么重要。有时我甚至以小人之心恶劣地揣测,普鲁士军队占领小镇后,小弗朗士学德语一定很生硬和蹩脚吧,韩麦尔先生还敢讲法语,还敢在黑板上写“法兰西万岁”吗?他也会学德语吗?所有猜测因为《最后一课》是虚构的小说而毫无意义。毕竟是都德替“韩麦尔先生”教法语,替“小弗朗士”认真地听法语。

据悉,在而今阿尔萨斯的一些地方,老百姓说的都是德语。因为阿尔萨斯在古代属于德国哈布斯堡家族的领地,居民都说德语,1552年被法国占领统治,当地居民对法语存在抵制倾向。当普法战争结束,阿尔萨斯重新成为德国领土后,150万居民中只有5万说法语的居民。但在《最后一课》中,写得似乎全阿尔萨斯的人都把法语当母语,显然和历史大相径庭。

二战后,法国驱逐了许多1871年后移入阿尔萨斯的德裔居民,学校上课一律用法语,街道和店铺名字也只准用法语,但是六十多年也没能从根本上改变当地生活语言是德语的现实。或许当地的德裔居民学到了,都德的《最后一课》并深受影响,于是依旧牢固地坚持自己的民族语言。而现在法国不在学校里学习《最后一课》这篇课文,或许由于法国教育部门认识到课文故事和历史现实的不同,不继续传授给学生也是尊重历史的表现。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