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广交天下知音,共叙人间真情。

 
 
 

日志

 
 

【转载】“坐着”的雕像  

2015-03-26 10:25:06|  分类: 他山之石(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王开岭《“坐着”的雕像》
 

 

“坐着”的雕像 - 王开岭 - 王开岭的博客

               

1

1999年6月15日,美国国会的圆形议厅里掌声雷动,克林顿总统将一枚金质荣誉奖章授予一位黑人老妪:86岁的罗莎·帕克斯,感谢她以公民身份对国家人权事业所作的贡献。在参议院提名中,她被誉为“美国自由精神的活典范”。事情应追溯到44年前,她在阿拉巴马州的遭遇——

1955年12月1日傍晚,蒙格马利市,劳累一天的帕克斯立在寒风中,她疲惫不堪,焦急地盼着回家。车终于来了,是一辆破旧的公共汽车。上车后,帕克斯一点点朝厢尾挪,虽然前面有空位,但肤色决定了那不属于她,因为州法规定,在公共汽车上,黑人只能坐车厢尾部,前座留给白人。所幸的是,帕克斯很快轮到了一个座位。

上车的人越来越多,站立者中依稀有白皮肤在晃动……突然,昏昏欲睡的帕克斯被一声呵斥惊醒,车子停下了,驾驶员指着4个黑人,命令站起来,将座位让给白人。帕克斯顿时清醒,知道自己被选中了,看看身边3个同样皮肤黝黑的人,她失望了,她从同类的眼神里看到了慌乱、惊恐和服从的本能……终于,4人中站起了3个,唯一继续坐着的,是帕克斯。

坐着的人被捕了,转眼又被解雇,罪名是:蔑视本州的种族隔离法。

4天后,蒙格马利市数千黑人拒乘公共汽车,更多的人被老板开除。这时,他们听到了一个沉雄有力的声音,一位年轻的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告诉自己的同胞:“美国民主的伟大之处在于为权利而抗议的权利!”他大声疾呼:人,为什么要自卑?上帝子孙的权利为什么有“白”“黑”之分?伟大的美国怎样才配得上它的伟大……在这些滚烫的声音烘烤下,全市5万黑人沸腾了,开始咆哮,开始喷发压抑由久的黑色怒火。

但金告诫着火了的同胞:“我们不能容许这具有崭新内容的抗议蜕变为暴力行动!我们要不断地升华到以精神力量对付物质力量的崇高境界中去!”静坐、集会、上诉、长途游行,黑皮肤们没有让怒火蜕变为物质的黑烟,他们以和平方式对公交车进行了300多天的抵制。翌年12月,美国最高法院作出裁决:蒙哥马利市在运输工具上实行种族隔离法,背离了宪法精神,属违宪行为。

“坐着”的雕像 - 王开岭 - 王开岭的博客

 

由此,—场波澜壮阔的黑人民权运动拉开了序幕。它的第一章节,竟是由一位黑人妇女“拒绝起立”这一身体语言来写就的。金说:“她坐在那儿没有起来,因为压在她身上的是多少日子积累的耻辱和尚未出生的后代的期望。”

帕克斯出狱后,奋然投身于民权运动,为此工作了14年。此间,她多次受到种族主义者的死亡恐吓,多次被迫搬家。

1963年8月,在华盛顿的林肯纪念碑前,20万人见证了这座声音——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它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来平等!’……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我梦想有一天,我的4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这就是被载入“美国赖以立国文本”的《我有一个梦想》。作者,马丁·路德·金。

这正是千百万帕克斯的梦想,正是她当年“坐着”时怀揣的那个梦想。为纪念这一梦想,为缅怀为这一梦想而被子弹染红胸襟的作者(和一个世纪前《黑奴解放宣言》的作者林肯同样命运),从1986年起,美国政府规定,每年1月5日,即其生日这天,为“马丁·路德·金纪念日”,全体公民都要重温这篇演讲词。这是继华盛顿后,第2个获此荣誉的人。

“坐着”的雕像 - 王开岭 - 王开岭的博客

 

2

认真地生活,有尊严地活着且追求着,这多么可敬,也多么不易。有时就连捍卫身体的支配权都需付出代价,比如被勒令“举手”“鞠躬”“鼓掌”时的无动于衷,比如被勒令下跪时的“站着”,像帕克斯那样被呵斥起立时的“端坐”……

一个柔弱的妇女,她安静而凛然地坐着——如一尊塑像,坐在上帝赋予的位置上。这个表面上极正常的姿势,那一刻却惊心动魄,它撼动着整个车厢,震颤着一座城市、一个国家的权力建筑和民心广场的地基……乃至40年后,这个国家要用一枚重量级的黄金来答谢它。

那一刻,她清楚自己的正确,但从未想过做着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就像她所说:“我上那辆公共汽车不是为了被逮捕,我上车只是为了回家。”

那一刻,威胁和压迫她的,除了白人的盛气凌人和骇人的司法权力——那几乎无人敢说“不”的国家机器,还有那3位同胞的服从,他们的“起立”俨然一种精神围剿,是对那“坐着”的灵魂之最大伤害。这股本应支援帕克斯的最近的力量,像逃兵一样,突然溜离了自己的母体。

一个人,做着和人群同样的事或动作并不难,难的是当众人背叛了“共同体”的神圣契约,只剩下“个”的时候。

那一刻,她是悲壮的。孤独而凄凉。

我认为,帕克斯是有资格获得一座雕像的人。一座普通的“坐着”的雕像。我更相信,她获得的是一份平民奖,而非精英奖。仪式上,帕克斯说:“这个奖是鼓励大家继续努力,直到所有的人都有平等的权利为止。”有媒体感叹:“显然,今天的美国黑人要想真正站起来,同样需要44年前罗莎·帕克斯太太拒绝站起来的勇气。”

“坐着”的雕像 - 王开岭 - 王开岭的博客

 

当被勒令起立时,人应是坐着的。当被呵斥下跪时,人应是站着的。

她是人群中的“一个”,却代表着人群中最珍贵和最有希望的那部分。这样的“一个个”,在任何时代和国度,都是公民社会和正义事业最牢固的基石与脚手架,是酿成奔流的那最早最核心的一滴水。

若每个人都坚持让自己的声音钻出身体,都以不亢不卑的行为和姿态,在天空中传播一缕自由气息,那生活就有望了。

应该说,在弥补过失、自我校正的能力和效率方面,美国社会是优秀的,它有一种刨子般朝理想掘进的朝气和蓬勃。一桩良知申请,一项权利投诉,在它那儿,阻力或许是最小的。

当每一株草都挺直了茎杆,扬起尊严的头颅和长发,那你看到的风景就不再是匍匐的草坪,而是雄阔恢宏的草原了。帕克斯即这样一株野草罢。

                                                                                            2000年

(本文收入自选集《精神明亮的人》和《王开岭作品中学生典藏版》之《精神风光卷·亲爱的灯光

(纸媒转载,须经作者同意)

“坐着”的雕像 - 王开岭 - 王开岭的博客
 
“坐着”的雕像 - 王开岭 - 王开岭的博客
 

收入作者核心作品和部分新作的的《王开岭作品中学生典藏版》(共3册)之《心灵美学卷·当她十八岁的时候》: http://t.cn/zQO2efS  《精神风光卷·亲爱的灯光》:http://t.cn/zQOyz0X       《自然忧思卷·每个故乡都在消逝》:http://t.cn/zQOypeW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