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广交天下知音,共叙人间真情。

 
 
 

日志

 
 

铁娘子:坚固柔情(转载并推荐)  

2013-08-28 09:03:58|  分类: 他山之石(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铁娘子:坚固柔情(转载并推荐) - 高山流水 - 高山流水

 

□稂晓燕

玛格丽特·撒切尔,英国历史上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位女首相,且连任3届历时11年之久。在2002年“最伟大的100名英国人”中,她排第16位;在2003年“最坏的100名英国人”中,她排第3位。

201348,这个名叫玛格丽特·撒切尔的“铁娘子”永远地闭上了眼睛。然而,念也罢,骂也罢,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围绕着“铁娘子”功过是非的毁誉争执,其实都是其影响力的再现。

实际上,撒切尔夫人作为一个女人,人们不仅关心那些与她有关的政治新闻,同样也关心她20多年不离身的手提包。

撒切尔夫人的黑色手提包里,有笔记本、公文、手帕,还有梳子和口红。10多年间,撒切尔夫人的蓝色身影,成了全世界的一抹亮色。而她自己,却不得不偷偷地在手提包里备好一个手电筒,随时等待照亮她前方未知的黑暗——曾经有人在她下榻的酒店安放炸弹,爆炸导致电路中断,酒店里一片漆黑。这样的时刻,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一缕手电筒的微光,也可帮助她驱散内心的恐惧,给她自信的方向。

开会时,撒切尔夫人喜欢把手提包放在会议桌中央,谁也猜不到,她会从手提包里掏出什么东西来。有一次,后来成为首相的反对党议员布莱尔傲慢地问她,是否读过凯恩斯的任何一篇关于就业的评论,她不急不躁地回答说读过,然后顺手从桌前的手提包里摸出凯恩斯谈就业的书。如此温柔却又决绝的反击,估计当时布莱尔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论撒切尔怎样“铁”,她毕竟还是个“娘子”,她女儿身里流淌的,始终都是一脉柔情。美丽端庄的她,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邂逅了最真挚的感情。玛格丽特爱的男人叫丹尼斯·撒切尔,在她的眼里,丹尼斯是一个好男人、好丈夫,也是她的好朋友。人们经常可以看到丹尼斯的身影,但是很少听到他说些什么。对于丹尼斯称之为“老板”的撒切尔夫人来说,丹尼斯是一位忠诚的支持者,也是一位高明的顾问。撒切尔夫人曾经在1985年担任保守党领袖10周年之际承认,“没有丹尼斯我将无法做到这一切”。而她对他的回报,除了为他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女,做得最长久的一件事,就是每天亲自为他做早餐。

身为女人,便有爱美的天性。在公众面前,撒切尔夫人每时每刻都要求自己保持良好的形象,因此她比任何人都在乎自己的容貌与身材。她的日记簿里随时可以找到记有减肥食谱的小纸条,在首相就职典礼前,她保持身材的秘诀,竟然是每周吃28枚鸡蛋;她也曾向大家炫耀,每天喝少量的威士忌酒,让她在两周内减掉了18斤……直到82岁那年,撒切尔夫人的“时尚”故事依然在延续。那一年,《时尚》杂志居然找这位耄耋老人当平面模特。她欢喜地穿上标志性的蓝色套装,拍了一组照片。照片出来后,她指着照片说:“我脸上有太多褶子了,脖子那儿还有一些暗斑,我们能为此再做点儿什么吗?”

撒切尔夫人忙于工作,几乎很少有时间陪自己的一双儿女。在教育孩子方面,撒切尔夫人经常被指是个失败的母亲——她的长子马克成了有名的花花公子,她不得不一次次出钱出力替儿子收拾烂摊子;马克的妹妹卡罗尔则是一名记者,热衷于参加真人秀节目。一双儿女,一个远在西班牙,一个东奔西跑,没个稳定的落脚处。最令她失望的是,两个人都很少来看望她。虽然居住在伦敦上流社区的豪宅里,但家里只有忠诚的老管家凯特陪着她。这样的结局,不仅是一个伟大首相的凄凉,也是一个平凡母亲的挫败。这种落寞和伤痛,一点也不亚于1990年,她前一天还振臂高呼“我要战斗下去,直到胜利为止”,第二天却被迫辞职的情形。

200112月,撒切尔夫人与丈夫丹尼斯爵士赴马得拉群岛度假,在庆祝50年金婚纪念日时曾出现轻度中风。中风后,撒切尔夫人的记忆力大大受损。后来,她几乎不再读书看报,因为这对于她已经“毫无意义”,她常常是看了下句忘了上句,有时候甚至是一句话没有读完就忘了开头。2003年,丈夫丹尼斯过世。撒切尔夫人经常会忘记这件事,据女儿卡罗尔称,每次被人提醒丈夫已经不在了,撒切尔夫人看起来都很困惑,并总是问,当他去世时,家人是否都在他身旁。丹尼斯的去世对撒切尔夫人打击很大,也让她的病情恶化。

尽管如此,她的穿着依旧得体,眼神依旧坚毅,风度不减。有一次,当卡罗尔在替母亲整理衣橱时,发现了一大堆落满灰尘、没有熨烫的套装。撒切尔夫人对女儿说:“我平常就穿这些,我永远不会买一件休闲款式的衣服。”就算是病中,这位昔日唐宁街10号的主人,也从不忘盛装出门。她的一生都是华服丽容,直到201348日,她在清晨,在一尘不染的春光里,驾鹤西去。

【摘自《读者》201310期】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