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广交天下知音,共叙人间真情。

 
 
 

日志

 
 

痞痞的青春岁月(转载并推荐)  

2013-08-26 16:14:26|  分类: 他山之石(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痞痞的青春岁月(转载并推荐) - 高山流水 - 高山流水

 

 

□蔡智恒

(一)

我算是个害羞的孩子,个性较为软弱。其实我也没有太与众不同,起码念初二之前,我觉得大家都一样。直到有一天国文老师把我叫到跟前,告诉我:“蔡同学,请你解释一下这段话的意思。”那是我写的一篇作文,里头有一段:“我跟朋友约好坐八点的火车去看电影,可是时间快到了,他还没来。我像是正要拉肚子的人徘徊在厕所内有某个人的厕所外面般地焦急。”我跟老师解释说,我很焦急,就像拉肚子想上厕所,但厕所内有人。“你会不会觉得用这些字形容‘焦急’太长了些?”老师微笑着说。我低头想了一下,改成:“我像是正要拉肚子的人徘徊于有人的厕所外面般地焦急。”老师好像呼出一口气,试着让自己心情平静,然后再问:“你会不会觉得用另一种方式形容‘焦急’会比较好?”我想想也对。突然想起老师曾教过《诗经》上的句子:“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于是我又改成:“我拉肚子,想上厕所。厕所有人,于是焦急。”

“啪”的一声,老师拍了桌子,提高音量问:“你还是不知道哪里出错了吗?”老师倏地站起身,大声责骂:“笨蛋!形容焦急该用‘热锅上的蚂蚁’啊!我没教过吗?”“热锅上的蚂蚁只是焦急而已……”我因为害怕,不禁小声地说。老师将被他弄歪的桌子扶正,手指外面,“到走廊去罚站!”

从那天开始,国文老师总会特别留意我的作文。所以我的作文簿上,一直都有密密麻麻的红色毛笔字。“光阴像肉包子打狗似的有去无回。”“外表美丽而内心丑陋的人,仍然是丑陋的。就像即使在厕所外面插满芳香花朵,厕所还是臭的。”“慈乌有反哺之恩,羔羊有跪乳之义,动物尚且如此,何况是人。所以我们要记得孝顺父母,就像上厕所要记得带卫生纸。”像这些句子,都被改掉。我真的不明白,“肉包子打狗”叫有去无回,光阴也是啊,为什么这样形容不行?但是我不敢问。

久而久之,我开始害怕自己跟别人不同的思考模式。只可惜这些事在老师圈子里已经传开了,于是很多老师上课时都会特别关照我,常常有事没事便在课堂上叫我站起来回答一些稀里糊涂的问题。我好像是一只动物园里的六脚猴子,总是吸引游客们的好奇眼光。我只好开始学会沉默地傻笑,或是搔搔头表示无辜。甚至连体育老师也会说:“来,蔡同学,帮我们示范一下什么叫空中挺腰然后拉竿上篮。”因为被莫名其妙地当做怪异的人,所以我无可奈何地生活着。即使想尽办法让自己跟别人一样,大家还是觉得我很奇怪。

我只希望安静地在课堂上听讲,老师们的捉弄却一直没停止。幸好我高中念的是明星高中,老师们关心的只是升学率的高低。我的成绩始终保持在中上,不算好也不算坏,因此不会被特别注意。

高中的课业又多又重,我无暇去关心“总统”是谁、市长是谁之类的问题。偶尔会关心中华台北队在国际比赛的成绩,输了的话当然会难过。但这种难过跟考试考不好的难过相比,算是小巫见大巫。感谢老天,我终会跟大家一样用“小巫见大巫”这类普通的形容词,而不是再用“小鸟见老鹰”、“烂鸟比鸡腿”之类的白烂词。

现在想我那时候就像是冬眠的熊,而考上大学就像是春天唤醒了我。

(二)

有次辩论社举办红白对抗赛,将新进社员分成两组,进行辩论。记得那次的辩论题目好像叫作“谈恋爱会不会使一个人丧失理性”。柏森和我,还有一个机械系的大一男生,代表反方。正方也是三个人,两男一女。那个女孩子长得很可爱,还绑了两条长长的辫子。

正方的观点一直锁定在谈恋爱的人总会做出很多不理性的行为。以男生而言,即使隔天要期末考,晚上还是会跟女孩子看电影;或是半夜在女孩楼下弹吉他大唱情歌,不怕被愤怒的邻居围殴。为了爱情茶不思饭不想睡不着的人,更是多有所在。而许多疯狂行为的产生,通常也是因为追求爱情。更有甚者,为了爱情而想不开自杀,或是杀害情敌与爱人,也时有所闻。

“例如著名的爱德华八世,放弃王位而成为温莎公爵,只为了和心爱的辛普森夫人厮守终生。辛普森夫人是个离过两次婚的妇人,温莎公爵竟然为她失去王位并被流放,我们能说温莎公爵没有失去理性吗?”那个绑着辫子的女孩,左手抓着辫子,右手指着我,大声地说。

我在答辩时,首先定义理性应是思考的“过程”,而非“结果”。所以不能因为经过思考的结果和一般人不一样,就否定他没经过思考。举例来说,如果在白色与黑色之间,大家都选白色,却有一个人选黑色,并不能因此判定那个人没有理性,只不过在一般人眼里他是不正常而已。正不正常只是多与少的区别,没有对与错,更与理性不理性无关。就像爱因斯坦智商比正常人高很多,表示他不正常,但能说他不理性吗?“英国的温莎公爵不爱江山爱美人,这是因为对他而言美人比较重要。即使一般人都觉得江山比较重要,那也只是价值观上的差异。不应该因为这种不同的价值观,就认定温莎公爵因为爱情而失去理性。”我没绑辫子,又不甘示弱,左手随便抓着一撮头发,右手也指着她。柏森站起身准备结辩时,右手还在桌子下方对我比个“V”手势。

“对方辩友举出许多因为‘爱情’而杀人或自杀的极端结果做例子,来证明‘谈恋爱’是不理性的……”

柏森的语调很激昂。这语调我很熟悉,好像是……

“我方想反驳的是,即使有许多人为了‘金钱’而杀人或自杀,就能证明‘赚钱’是不理性的吗?”

柏森把语气再加强一些,我终于知道了,那是在话剧社时念对白的方式。

“所以我方认为,‘谈恋爱并不会使一个人丧失理性’。谢谢!”

柏森下台时,答礼的姿势是土风舞社的邀舞动作。

结果揭晓,我们代表的反方获胜,柏森还获得该场比赛的“最佳辩士”称号。学长说我表现得也不错,只是抓头发的样子,看起来实在很像猴子。“可惜这是辩论比赛,不是马戏团表演。”学长拍拍我肩膀,遗憾地说。

(三)

到台北的第一印象,就是安全帽是值钱的东西。

以前在台南,安全帽总是随手往机车上一放。在台北时,这种习惯让我丢掉了两顶安全帽。不愧是台湾最大的城市啊,人们懂得珍惜别人的东西。我其实是高兴的,因为我会离自私愈来愈近。我在台北没有朋友,也无处可去,常常半夜一个人骑机车出去乱晃。

不过我还是找了快一个月,还没找到工作。“为什么你会辞掉上个工作?”我常在应聘时,碰到这种问题。“因为我被解雇了啊。”我总是这么回答。

大约在应聘完第九个工作后,出了那家公司大门,天空下起大雨。躲着躲着,就躲进一家新开的餐馆。随便点个餐,竟又吃到一个不知是鱼还是鸡的肉块。想起以前在台南六个人一起吃饭的情景,眼泪就这样一颗颗地掉下来,掉进碗里。原来我虽然可以逃离台南,却逃不掉所有厚重的记忆。

“先生,这道菜真的很难吃吗?”年轻的餐馆女老板走过来问我,“不然,你为什么哭呢?”

“因为我被这道菜感动了。”

“啊?什么?”女老板睁大了眼睛。

我匆忙结了账,离开这家餐馆,离去前,还依依不舍地看了餐馆一眼。

“先生,以后可以常来呀,别这么舍不得。”女老板笑着说。

傻瓜,我为什么要依依不舍呢?那是因为我以后一定不会再来了啊。

应聘第十三个工作时,我碰到以前教我们打橄榄球的学长。

“啊!学弟,你什么时候来台北的?”

“来了一个多月了。”

“还打橄榄球吗?”

“新生杯后,就没打了。”

“真可惜。”学长突然大笑,“你这小子贼溜溜的,很难被拦住。”

“学长……我今天是来应聘的。”

“还应什么聘!今天就是你上班的第一天。”

“学长……”我有点激动,说不出话来。

“学弟,”学长拍拍我肩膀,“我带你参观一下公司吧。”

经过学长的办公桌时,学长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橄榄球,“学弟,你记不记得我说过弧形的橄榄球跟人生一样?”“嗯。”我点点头。学长将橄榄球拿在手上,然后松手,观察橄榄球的跳动方向,重复了几次,每次橄榄球的跳动方向都不一样。

“橄榄球的跳动方向并不规则,人生不也如此?”

学长搭着我的肩,“当我们接到橄榄球时,要用力抱紧,向前冲刺。人生也是这样。”

“学长……”

“所以要好好练球。”学长笑了笑,“学弟,加油吧。”

我开始进入规律的生活。

【摘自《视野》2012年第1期】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