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广交天下知音,共叙人间真情。

 
 
 

日志

 
 

席慕容《无怨的青春》(三)  

2013-05-06 08:43:17|  分类: 岁月的痕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卷七 前缘

             前缘
  
人若能转世,世间若真有轮回,那么,我爱,我们前生曾经是什么?
  你若曾是江南采莲的女子,我必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一朵。你若曾是那个逃学的顽童,我必是从你袋中掉落的那颗崭新的弹珠,在路旁草丛里,目送你毫不知情地远去。你若曾是面壁的高僧,我必是殿前的那一炷香,焚烧着,陪伴过你一段静穆的时光。
  因此,今生相逢,总觉得有些前缘未尽,却又很恍惚,无法仔细地去分辨,无法一一地向你说出。

             试验  ——之一
他们说 在水中放进
一块小小的明矾
就能沉淀出 所有的
渣滓
那么 如果
如果在我们的心中放进
一首诗
是不是 也可以
沉淀出所有的 昨日

                            
试验  ——之二
化学课里 有一种试纸
遇酸变红 遇碱变蓝
我多希望
在人生里
能有一种试纸
可以 先来替我试出
那交缠在我眼前的
种种 悲 欢

                                
悲喜剧
长久的等待又算得了什么呢
假如 过尽千帆之后
你终于出现
(总会有那么一刻的吧)
当千帆过尽 你翩然来临
斜晖中你的笑容 那样真实
又那样地不可置信
白苹洲啊 白苹洲
我只剩下一颗悲喜不分的心
才发现原来所有的昨日
都是一种不可少的安排
都只为了 好在此刻
让你温柔怜惜地拥我入怀
(我也许会流泪 也许不会)
当千帆过尽 你翩然来临
我将藏起所有的酸辛 只是
在白苹洲上啊 白苹洲上
那如云雾般依旧飘浮着的
是我一丝淡淡的哀伤

                              
出岫的忧伤
骤雨之后
就像云的出岫 你一定要原谅
一定要原谅啊 一个女子的
无端的忧愁

                                 
禅意

            ——之一
当你沉默地离去
说过的 或没说过的话
都已忘记
我将我的哭泣也夹在
书页里 好像
我们年轻时的那几朵茉莉

也许会在多年后的
一个黄昏里
从偶然翻开的扉页中落下
没有芳香 再无声息

窗外那时 也许
会正落着细细的细细的雨

                                  
禅意

             ——之二
当一切都已过去
我知道 我会
慢慢地将你忘记

心上的重担卸落
请你 请你原谅我
生命原是要

不断地受伤和不断地复原
世界仍然是一个
在温柔地等待着我成熟的果园

天这样蓝 树这样绿
生活原来可以
这样的安宁和美丽

            卷八 与你同行

           与你同行
  
我一直想要,和你一起,走上那条美丽的小路。有柔风,有白云,有你在我身旁,倾听我快乐和感激的心。
  我的要求其实很微小,只要有过那样的一个夏日,只要走过,那样的一次。
  而朝我迎来的,日复以夜,却都是一些不被料到的安排,还有那么多琐碎的错误,将我们慢慢地慢慢地隔开,让今夜的我,终于明白。
  所有的悲欢都已成灰烬,任世间那一条路我都不能,与你同行。
 
                               
此刻之后
在古老单纯的时光里
一直 有一句
没说完的话

像日里夜里的流水
是山上海上的月光
反复地来 反复地去

让我柔弱的心
始终在盼望 始终
找不到栖身的地方

而在此时 你用
静默的风景 静默的
声音把它说完

我却在拦阻不及的热泪里
发现 此刻之后
青春终于一去不再复返

                                 
山路
我好像答应过
要和你 一起
走上那条美丽的山路

你说 那坡上种满了新茶
还有细密的相思树
我好像答应过你
在一个遥远的春日下午

而今夜 在灯下
梳起我初白的发
忽然记起了一些没能
实现的诺言 一些
无法解释的悲伤

在那条山路上
少年的你 是不是
还在等我
还在急切地向来处张望

                                
饮酒歌
向爱情举杯吧
当它要来的时候
我所能做的
也只有如此了

迎上前来 迎上前来
是那不可置信 袭人的
甜美气息啊

拂过 然后消失
怎样描述 有谁会相信

向爱情举杯吧
当它要走的时候
我所能做的
也只有如此了

                                
际遇
在馥郁的季节 因花落
因寂寞 因你的回眸
而使我含泪唱出的
不过是
一首无调的歌

却在突然之间 因幕起
因灯亮 因众人的
鼓掌 才发现
我的歌 竟然
是这一剧中的辉煌

                                  
诱惑
终于知道了
在这叶将落尽的秋日
终于知道 什么叫做
诱惑

永远以绝美的姿态
出现在我最没能提防的
时刻的
是那不能接受 也
不能拒绝的命运

而无论是哪一种选择
都会使我流泪
使我 在叶终于落尽的那一日
深深地后悔

                              
妇人的梦
春回 而我已经回不去了
尽管仍是那夜的月 那年的路
和那同一样颜色的行道树

所有的新芽都已挣出
而我是回不去的了
当所有的问题都已不能提起
给我再美的答案也是枉然
(我曾经那样盼望过的啊)
月色如水 是一种浪费
我确实已无法回去

不如就在这里与你握别
(是和那年相同的一处吗)
请从我矜持的笑容里
领会我的无奈 领会
年年春回时 我心中的
微微疼痛的悲哀


                                
野风
就这样俯首道别吧
世间那有什么真能回头的
河流呢

就如那秋日的草原 相约着
一起枯黄萎去
我们也来相约吧
相约着要把彼此忘记

只有那野风总是不肯停止
总是惶急地在林中
在山道旁 在陌生的街角
在我斑驳的心中扫过

扫过啊 那些纷纷飘落的
如秋叶般的记忆

 

          请别哭泣
我已无诗
世间也再无飞花 无细雨
尘封的四季啊
请别哭泣

万般 万般的无奈
爱的余烬已熄
重回人间
猛然醒觉那千条万条 都是
已知的路 已了然的轨迹

跟着人群走下去吧
就这样微笑地走到尽头
我柔弱的心啊
请试着去忘记 请千万千万
别再哭泣

                                
结局
当春天再来的时候
遗忘了的野百合花
仍然会在同一个山谷里生长
在羊齿的浓荫处
仍然会有昔日的謦香

可是 没有人
没有人会记得我们
和我们曾有过的欢乐和悲伤

而时光越去越远 终于
只剩下几首佚名的诗 和
一抹
淡淡的 斜阳

          卷九 最后的一句

          最后的一句
 
再美再长久的相遇,也会一样地结束,是告别的时候了,在这古老的渡船头上,日已夕暮。
  是告别的时候了,你轻轻地握住我的手,而我静默地俯首等待,等待着命运将我们分开。
  请你原谅我啊,请你原谅我。亲爱的朋友,你给了我你流浪的一生,我却只能给你,一本,薄薄的诗集。
  日已夕暮,我的泪滴在沙上,写出了最后的一句,若真有来生,请你留意寻找,一个在沙上写诗的妇人。

           咏叹调
不管我是要哭泣着
或是 微笑着与你道别

人生原是一场难分悲喜的
演出 而当灯光照过来时
我就必须要唱出那
最最艰难的一幕
请你屏息静听 然后
再热烈地为我喝采

我终生所爱慕的人啊
曲终人散后
不管我是要哭泣着
或是 微笑着与你道别

我都会庆幸曾与你同台

                             
灯下的诗与心情
不是在一瞬间 就能
脱胎换骨的
生命原是一次又一次的
试探

所以 请耐心地等待
我爱 让昼与夜交替地过去
让白发日渐滋长
让我们慢慢地改变了心情

让焚烧了整个春与夏的渴望
终于熄灭 换成了
一种淡然的逐渐远去的酸辛

月亮出来的时候
也不能再开门去探望
也能 终于
由得它去疯狂地照进
所有的山林

                            
揣想的忧郁
我常揣想 当暮色已降
走过街角的你
会不会忽然停步
忽然之间 把我想起

而在那拥挤的人群之中
有谁会注意
你突然阴暗的面容
有谁能知道
你心中刹那的疼痛

啊 我亲爱的朋友
有谁能告诉你
我今日的歉疚和忧伤
距离那样遥远的两个城市里
灯火一样辉煌

          习题
在园里种下百合
在心里种下一首歌

这样 就可以
重复地 温习

那最初的相遇 到
最后的别离
从实到虚 从聚到散

我们用一生来学会的
那些课题啊
从浅到深 从易到难

                               
美丽的心情
假如生命是一
疾驰而过的火车
快乐和伤悲 就是
那两条铁轨
在我身后 紧紧追随

所有的时刻都很仓皇而又模糊
除非你能停下来 远远地回顾

只有在回首的刹那
才能得到一种清明的
酸辛 所以 也只有
在太迟了的时候
才能细细揣摩出 一种
无悔的 美丽的 心情

                                
散戏
让我们 再回到那
最起初最起初的寂寞吧

让我们 用长长的
并且极为平凡的一生
来做一个证明
让所有好奇好热闹的人群
都觉得无聊和无趣
让一直烦扰着我们的
等着看精彩结局的观众
都纷纷退票 颓然散去
这样 才能回复到
最起初最起初的寂寞吧

到那个时候 舞台上
将只剩下一座空山
山中将空无一人 只有
好风好日 鸟喧花静
到那个时候
白发的流浪者啊 请你
请你伫足静听

在风里云里 远远地
互相传呼着的
是我们不再困惑的
年轻而热烈的声音

雨中的了悟
如果雨之后还是雨
如果忧伤之后仍是忧伤

请让我从容面对这别离之后的
别离 微笑地继续去寻找
一个不可能再出现的 你

给我的水笔仔
若你 能容我
在浪潮的来与去之间
在这极静默 屏息的刹那
若你 能容我
写下我蕞后的一句话

那两只白色的水鸟
仍在船头回旋 飞翔
向海的灰紫色的山坡上
传来模糊的栀子花香

一生中三次来过渡
次次都有
同样温柔的夕暮
这百转千回的命运啊
我们不得不含泪向它臣服

在浪潮的来与去之间
在洁净的沙洲上
我心中充满了不舍和忧伤
可是 我的水笔仔啊
请容我 请容我就此停笔

从今以后 你就是我的
最后的 一句

也许
有些人将因此而不会再
互相忘记

  后记:在今日的世间,有很多人不愿意相信美丽和真挚的事物其实就在眼前。为了保护自己,他们宁愿在一开始就断定: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只是一种虚伪的努力。这样的话,当一切都失去了以后,他们也因此而不会觉得遗憾和受到伤害。
  水笔仔是一种珍贵罕有的植物,就像一种珍贵罕有的爱情,在这世间越来越稀少,越来越不容易得到,因为,太多的人已经不愿意再去爱,再去相信。
  而我对你,自始就深信不疑。

    在今日的世间,有很多人不愿意相信美丽和真挚的事物其实就在眼前。为了保护自己,他们宁愿在一开始就断定: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只是一种虚伪的努力。这样的话,当一切都失去了以后,他们也因此而不会觉得遗憾和受到伤害。

水笔仔是一种珍贵罕有的植物,就像一种珍贵罕有的爱情,在这世间越来越稀少,越来越不容易得到,因为,太多的人已经不愿意再去爱,再去相信。

而我对你,自始就深信不疑。

而我对你,自始就深信不疑。

而我对你,自始就深信不疑。

而我对你,自始就深信不疑。

而我对你,自始就深信不疑。

别了,吾爱!
就这样离别吧!
或许我会在远方默默想你!
如果可以,请偶尔记起我!
但现实并不是我们以为的那样!
尽管如此,也不要悲伤
如果有来世,我真的希望可以成为一棵树,那样便不会有离别!
或者一束花
一棵草
在以后的每个月圆夜,我会祝福你平安快乐!
别了,吾爱! 别了,我的树

 

席慕容《无怨的青春》(三) - 高山流水 - 高山流水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