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广交天下知音,共叙人间真情。

 
 
 

日志

 
 

柴进何由强势走到末路(转载)  

2013-03-03 14:54:55|  分类: 他山之石(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鹏辉

在梁山水泊一百单八将里面,柴进可谓出身最为尊贵显达——周世宗柴荣之后,家藏宋太祖亲赐丹书铁券,富甲一方。林冲发配沧州的途中路过柴进庄上,拜访不得,行将离开之时遇到了打猎归来的柴进。“好似晋王临紫塞,浑如汉武到长杨”,真一派王者风范。

然而多年之后,柴进纵有丹书铁券,太祖遗训,却终为高廉所迫害,在宋江带人攻陷高唐州之后不得已投奔梁山,位次排在第十,甚至排在他曾经救助过的林冲之后。并且仅仅管一管钱粮而已,算是后勤保障,并没有位列中枢。究竟是什么让柴进由龙子龙孙落草为寇?又是什么让于山寨有大恩的柴进不得入主中枢?

高调做人,低调做事

在《水浒传》中,林冲一行人等,行到晌午,看到官道上有一家酒店,便过去吃酒,店中诸人忙东忙西,全然未曾理会林冲等人,林冲不耐烦敲桌子道:“你这店主人好欺客,见我是个犯人,便不来睬着。”店家告明缘由,本村有位大财主名为柴进,“专一招接天下往来的好汉,三五十个养在家中,常常嘱咐我们酒店里:‘如有流配来的犯人,可叫他投我庄上来,我自资助他’”。店家怕倘若让柴进见到林冲吃得酒足饭饱,便不资助他盘缠,也算一番好意。

柴进甘愿助天下好汉于危难之中无可厚非,然而如此高调的宣扬却着实让人难以接受。流放之人多为犯法之徒,纵有冤案,毕竟触犯国法,作为前朝天子后裔,如此公然庇护作奸犯科之流,于国法有悖已然不妥,然而他如此高调作秀的背后,却又是另一番作为。

当林冲前去拜访柴进的时候,庄客齐道:“你没福,若是大官人在家时,有酒食钱财与你,今早出猎去了。”在林冲询问几时回来之时,众人又轻慢地说道:“说不定,敢怕投东庄去歇,也不见得,许你不得。”谈话间全然没有将林冲这个刺配之人放在眼里,仅仅将这些流配的犯人作为到庄上混吃混喝混钱财的角色。俗话说,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庄人如此,想来平日里柴进也不见得有多尊重这些刺配之人。

在林冲得见柴进打猎归来之时,柴进纵马前来问道:“这位带枷的是甚人?”在林冲自报家门之后才下马相迎。傲然之气溢于言表。在携林冲回到庄上之后吩咐下人置酒款待,“只见数个庄客托出一盘肉,一盘饼,温一壶酒,又一个盘子,托出一斗米,米上放着十贯钱,都一发将出来”。柴进见了道:“教头到此,如何恁地轻意?”

由此可见,柴进对于过往犯人并非多么重视,多为敷衍打发之意。前者在对酒家留话中丝毫不避讳地直称“流配来的犯人”。后者庄人的轻慢,在置酒中如同例行公事一般拿出酒肉钱财来打发,足可见柴进的作秀本质。所谓“智者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柴进如此高调地宣扬自己的慷慨和博爱,却又如此轻慢地对待这些或许卧虎其中的流放之人,犯了职场大忌。

量小非君子,交心大丈夫

在《水浒传》中宋江与柴进行事最为相似,都喜欢散家财来资助英雄好汉,但是宋江仅仅是县衙里的一名押司,连官都算不上,是个未入流的小吏而已。柴进却是前朝帝王后裔,一应花销都要编入财政预算享受特殊津贴的龙子龙孙。无论二人财力还是地位而言都是天壤之别。可是为什么宋江博得了“及时雨”的美名,并且入主梁山成了梁山集团的总裁,而柴进却连核心管理层都进不去呢?

俗话说“量小非君子”,柴进在气量上却是输了宋江一筹。《水浒传》中讲到,宋江怒杀阎婆惜之后投奔到柴进庄上。柴进置酒款待,酒过三巡,宋江出去散步躲酒,一不小心踩到了火锨柄上,“把那锨里的炭火,都掀在那汉脸上,那汉吃了一惊,惊出一身汗来。”而这大汉就是武松,在武松怒发冲冠揪起宋江要打的时候,庄客急忙道:“这位是大官人最相待的客官。”武松却道:“‘客官’?‘客官’?我初来时,也是‘客官’,也曾相待的厚,如今却听庄客搬口,便疏慢了我,正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缘何柴进疏远了武松,原来是武松贪酒不免酒后与庄客有些摩擦,庄客向柴进告状,柴进也就疏远了武松,甚至连武松得了疟疾也只能自己一个人在廊下把一锨火在那里取暖。

柴进庄上的庄客对于借以躲避官司之人的态度由之前对林冲的怠慢与轻视就可见一斑。都将这些人看作混吃混喝之流。林冲性格中和,不与这些人计较,可是一向直爽豪迈且又自尊自爱的武松,难免接受不了这种蔑视。而柴进却因了庄客的挑拨疏远了武松,足可见其容人之量不大。

况且交人交心,这才是处世中至上之道。英雄好汉一时落魄却难掩其“恃才傲物”之心。高扬的心气与落魄的现实往往让这些好汉们备受煎熬,在这其中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物质的补充,而是逆境中那需要承认与抚慰的受伤的自尊。柴进却仅仅以小恩小惠代替了这种心灵的交流,而宋江却聪明地看到了这一点。

在武松离了柴进庄上去寻兄嫂的时候,柴进“取出些金银,送于武松”。武松也只是客气道:“实是多多相扰了大官人。”而宋江却送了一程又一程,“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武松作别,宋江却道:“何妨再送几步。”武松道:“尊兄不必远送。常言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宋江指着道:“容我再行几步。”最后在官道旁小酒店与武松结拜为兄弟乃止。

柴进送的是金银盘缠,而宋江送的却是一份情谊,在武松无亲友相伴左右,落魄不定之时的一种尊重与关怀。这份情谊是柴进多少金银都无法相较的。所以在日后梁山征战之时武松全然没有退缩过,并且单臂擒了方腊以报宋江这一份兄弟情怀。而柴进却终因气量不足,又不懂得交人交心的道理,仅仅将情谊维持在钱财的赠与上面,让这样一位英雄在自己的眼下成了别人的生死兄弟,确实是悔之晚矣。

不识时务者为草莽

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那么不识时务者就只能为草莽了。柴进虽然遍散家财却拢不得天下英雄的心实在令人遗憾,可是他狂妄自大,不识时务,最终致使自己身陷牢笼,落草为寇却是让人心痛。

公元960年,赵匡胤“黄袍加身”夺了后周柴氏的天下,为了彰显自己的仁德,赐给后周柴氏子孙丹书铁券,柴氏后人只要不是谋反的大罪均不承担法律责任,地方官员不得随意进入柴府,谁敢擅自搜查柴府就是对赵匡胤的大不敬,柴进有权先斩后奏。

这看似莫大的天恩与权势却让柴进逐渐走向了末路。柴氏家族本为前朝后裔,虽然宋太祖不忍加害,可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更何况是这卧榻的前任主人。柴进本该低调行事以保全富贵避免官府的疑心,然而他却如此公然地宣称要包庇过往的罪犯。受刑罚之人多为触犯了当朝法令,而柴进这一行径无疑在宣布与王法相抗衡,甚至与宋朝相抗衡,如此高调宣扬,让宋徽宗如何能够安然入眠,让高唐州的高廉又如何视而不见?

在高唐州知府高廉的妻弟殷天锡要霸占柴进叔叔柴皇城的花园之时,柴进愤然前往,并与殷天锡道:“直阁休恁相欺!我家也是龙子龙孙,放着先朝丹书铁券,谁敢不敬?”自古天无二日,国无二主”,龙子龙孙也自然是一脉相承。柴进身为前朝天子后裔,自诩“龙子龙孙”岂非太过狂妄?况且承德军节度使安重荣曾经说过:“天子宁有种乎?兵马强壮者为之尔。”天子尚且如此,更何况这前朝隔了多少辈的后代?如此一来无论出于政治目的还是个人情感,高廉都必须要置柴进于死地。

丹书铁券无疑是宋太祖与前朝柴氏的条约而已。如今后周的柴氏已经成了“鱼肉”,而当朝的赵氏成了“刀俎”,宰割柴氏又岂能被一丹书铁券束缚住?柴进不识时务,逞一时口舌之快,终究身陷牢笼,在梁山众人救起之后不得已投奔梁山,委屈地坐了第十把交椅。

说起来还是柴进最初出资支持王伦,建立了梁山集团,也算是一个“风险投资人”吧。可是这位“风投”最终输光了资本,眼看着自己建立起来的集团易主,而自己却连核心层都进不去,也实在是够落寞的了。高调做人,低调做事,量小不交心又不识时务最终让其由强势走向了末路。一番唏嘘过后还望世人哀之,鉴之,勿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摘自《文史天地》)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