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广交天下知音,共叙人间真情。

 
 
 

日志

 
 

蜗居的岁月(原创散文)  

2012-04-08 13:24:53|  分类: 感谢今生有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省丽水市景宁县东坑中学 刘金

自上一个周五请假回家,我已经在家里蜗居了整整一个星期了。

上周五傍晚,由于一个星期前被开水烫伤的脚背创口发炎,导致我的右脚肿胀得犹如一个大红灯笼,疼痛难耐,我不得不请假回家看医生。我拎着行囊一瘸一拐地推开家门,女儿闻声从书房里快奔出来。她一手接过我的背包,一手牵着我走向客厅。等我坐定后,女儿满脸忧伤地看着我,问道:“老爸,你的脚一定很痛吧?”我强忍着疼痛若无其事地说:“还行,还行。”女儿立马跑到书房去,拿起电话拨通了她妈妈的手机。

妻子匆匆地从服装厂赶了回来。她一边蹲下身子细心察看我那臃肿发红的脚背,一边生气地责怪道:“你怎不早几天请假回来看医生呢?你看,现在遭罪了吧!”她果断地说:“走,我带你上医院去。”妻子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我下了楼,骑车载我赶往医院。一到医院,医生先给我清洗创口,接着给我敷药,再者就是挂瓶打滴。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我的生活几乎被“清洗创口”、“换药敷药”、“挂瓶打滴”等繁琐之事缠绕着。每当看到窗外明媚的阳光,听到鸟儿欢呼雀跃的鸣叫,我就会莫名其妙地黯然伤神起来。幸好有妻子的悉心照顾,幸好有女儿的欢声笑语,我的心田渐渐地朗润起来。

每次换药前,妻子就把我那只脏兮兮的右脚扶到她的膝盖上,用一根羽毛醮些香油滴在我的伤疤上。等香油渗入那干巴巴的药粉,龟裂的结疤慢慢软化之后,她方才抓起钳子小心翼翼地把我伤口上的药渣、腐肉一点一点地剔除。

每当这个时候,妻子总是那么的聚精会神。她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的伤口,连眼皮都不眨一会儿。她手里的钳子慢慢地靠近我的伤疤。每每她钳住一小片药渣或者腐肉,她总要事先询问我:“老公,你痛吗?”为了配合她给我换药,我只能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坐在我身边的女儿鼓励我道:“老爸,坚强点,挺住!”除非“痛不欲生”,我是一声不吭的。

但有时,我却会情不自禁地发出一阵“唏嘘”声。每当这时,妻子那只抓着钳子的手就会不断地颤抖着半悬在空中,她的眉毛立马紧锁起来,嘴里絮絮地唠叨道:“你忍着点哦,忍着点!”女儿也像小大人一般对我说道:“老爸,你得忍着点。”我咬紧牙关回答:“嗯,好的,好的。”

接着,妻子又继续为我清洗伤口。直到伤口被清洗得一干二净,妻子才给我敷上药粉。每次换药都要花上妻子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每次换好药,妻子早已急得汗流满面。我满脸歉意地对妻子说:“老婆,你辛苦了!”她只是微笑着说:“辛苦什么呀!只要你的脚早些好起来就得了。”坐在一旁的女儿也会随声附和道:“妈妈不辛苦!只要老爸的脚早些好,我们一家人就高兴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在妻子悉心的照顾之下,我右脚的肿胀慢慢地消退了,伤口也开始渐渐愈合。

一个星期来,女儿从未跟我抢换电视频道看,从不撒娇要我陪她睡觉,也未尝撒赖惹我们夫妻俩生气。

想着我那可爱懂事的女儿,想着我那悉心照顾我的妻子,我的眼眶不觉得一热,两滴滚烫的泪珠从我的眼角滑落下来。

在这段蜗居的日子里,虽然有许多令我心烦意乱、忧心忡忡的纷扰,但是更多的让我倍感温馨、回味无穷的欢欣。蜗居在爱意弥漫的家里也是一种无比惬意的快乐啊呢!

                                                                                    2012年4月8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