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广交天下知音,共叙人间真情。

 
 
 

日志

 
 

教师为何“变态”甚或“发疯”(原创杂文)  

2012-03-14 15:22:17|  分类: 纵横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省丽水市景宁县东坑中学 刘金

“近20名十四五岁的男孩双膝跪在操场上,或低头沮丧,或四处张望,这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广西桂平市大洋中学……”(据2011年11月1日《南方日报》报道)

“‘慈溪某小学的孩子被要求脱了裤子在操场上跑步’,并且配发了学生‘脱裤跑’的图片……”(据2011年11月2日《南方日报》报道)

  又据2012年3月13日南方网《小学二年级女生称遭老师脱裤示众》一文称:德园小学二年级学生小文在3月9日的数学课上遭到了令她难以启齿的体罚。小文说,当时在班主任让她收同学的作业。“我没有理解是上课收,还是下课收,所以没动。于是,老师就让我站出来,举起双手,趴在课桌上。接着,老师就脱掉了我的裤子,让我在班上走一圈。”

   一幕幕令人痛心疾首的情景在神圣的学校里上演;一则则耸人听闻的报道从纯净的校园里传出;一阵阵口诛笔伐的辱骂朝无助的教师泼洒过来。身为家长的我对以上这些教育系统中的败类深恶痛绝;身为教师的我对当下乌烟瘴气的教育现状深感忧虑。

  从3月13日至3月14日正午的一天多时间里,《小学二年级女生称遭老师脱裤示众》这一新闻事件招来24942位网友参与讨论和1159条跟贴。人们对该新闻的关注程度,我们从以上的数字便可见一斑了。我摘录几条典型跟帖用以佐证网友们的心情与态度。“真是变态啊,神经病啊!社会就是被这样的人给污浊的!我愤怒的很,这样的人应该枪毙!”“80%老师都是杂种垃圾。”“强烈呼吁那10个家长联合起来,把徐丽萍的裤子剥掉,在上课间操的时候,绕学校操场走一圈,让师生参观!”“老师喜欢虐童。。。。。。。。。”

    网友们那种愤慨的心情我能感同身受,因为我是一个女孩的父亲;网友们那些极端的留言让我不知所言,因为我是一个追求理性的人;网友们那些无理的指责令我痛心疾首,因为我是一位中学教师。但是我认为,面对任何一起事件,愤慨不是解决问题该有的态度,极端不是解决问题该用的方式,无理不是解决问题所用的方法。愤慨于事无补;极端容易闯祸,无理损人害己。我们应该以冷静的态度、辩证的思想和客观的方法去解决问题。

  近年来,全国各地的有些学校确实发生了一些骇人听闻的教师体罚学生事件。但是各位是否也曾经关注过下面的两则新闻呢?

  其一:“因为一道题没有答上来,三亚市第五中学16岁的小芳(化名)被语文老师用木条打了手心,小芳委屈地发短信告诉了自己的父母,没想到父母竟带人冲到学校,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老师打了一顿。”(据2011年11月04日浙江在线新闻网站报道)

  其二:“小荣(化名)是滁州第二中学的一名初中学生。在接连被两位老师批评后,气不过的她随即拨打父亲电话,声称被老师欺负。小荣父亲接到电话后,随即带人赶到学校与老师“理论”。“先用拳头打伤老师,然后又掏出尖刀……”(据2011年12月15日《安徽商报》报道)

  当然,我列举以上的两则新闻并不是为了那些体罚学生的教师辩解什么或者开脱“罪行”,而是想说明教师的生存状况同样令人担忧。教师为何“变态”甚或“发疯”呢?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急功近利的应试教育逼教师“变态”甚或“发疯”。在当下,不管是从政府角度、社会角度还是家长角度评价一个地区或者一所学校的教育质量都是以高考成绩或者中考成绩的优劣作为唯一标准。政府部门的领导为了政绩就把教学“质量”压力给教育主管部门的领导;教育主管部门的领导为了仕途着想就把升学“指标”压力给中小学校的校长;中小学校的校长出于晋升考虑就把教学“成绩”压力给一线教师;一线教师为了职业生存的目的只能把教学“成绩”寄托于那些可怜的孩子。上级领导给教师的压力则成为一线教师身上的“第一座大山”。为了学生能考好成绩,教师们只能千方百计使“招数”。哄,逼,压,激等教育方法也就应运而生了。

   其次,家庭教育的“缺位”或“空白”逼教师“变态”甚或“发疯”。诚然,我必须首先申明的是历来就有不少负责任的并且教育有方的好家长。但是时下“家教缺位”和“家教空白”的现象极为普遍。以上现象的主要对象是:孤儿、单亲家庭的孩子、留守儿童、官二代、富二代。这些学生的问题特别多,违纪现象也特别严重。对于这五类学生,我用五个“不起”来总结。孤儿——爱不起(教师的时间和精力有限);单亲家庭的孩子——鼓不起(多数单亲孩子自卑或逆反);留守儿童——管不起(五天教育被两天周末抵消了);官二代——伤不起(老是拿爹吓唬老师);富二代——惹不起(鼓着钱包讥笑老师)。有老师曾发出“我是老师、保姆、保安、警察、调解员、法官、医生、慈善家”的调侃也不足为怪。尤其是每一所学校的班主任在多重角色的“折腾”下不“变态”,不“发疯”才怪呢?

    最后,社会评价“不公允”和“非理智”逼教师“变态”甚或“发疯”。学生的成绩不好是因为教师不会教;学生的品德不好是因为教师不善教;学生违法犯罪是学校教育出了问题。

    总之,教育应该是四位(家庭、社会、政府和学校)一体齐心协力的长期工程。我倒想问:我们某些的家长尽了多少义务?我们的社会负起了哪些责任?我们的政府是否做到了求真务实呢?

     再次拷问各位:教师为何“变态”甚或“发疯”呢?

                                                                                                       2012年3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05)|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