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广交天下知音,共叙人间真情。

 
 
 

日志

 
 

春风沉醉的夜晚(原创散文)  

2011-09-30 01:18:12|  分类: 热爱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省丽水市景宁县东坑中学 刘金

 

    想着想着,阿文斜靠在床头上,面带微笑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大清早,东方的天空刚刚露出一片鱼肚白,阿文就静悄悄地起床了。利索地漱洗完毕后,他拎起背包就径直向小城的汽车站赶去。

一阵阵和煦的春风迎面而来,春风中溶解着一颗颗鲜花的芳香和空气的负离子。扑鼻而来,沁入心扉,让人倍感神清气爽。校园小径两旁的冬青树枝头舒展着两三片米黄色的小嫩叶,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含情脉脉地依附在叶面上,使得鲜嫩的叶子更加明澈光亮了。

阿文面带微笑,喜气洋洋地往前走。举起左手看看手表后,他情不自禁地加快了脚步。

搭上小城前往金城的大巴车,阿文坐的是靠窗的位置。他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头转向车窗外面默默地张望着。汽车风驰电掣般地向金城方向奔跑而去,马路两边的绿化树与电线杆疾速地往后退去。马路右侧对面的山上漫山遍野地盛开着一簇簇红彤彤的杜鹃花。偶然间,他还看到一只白鹭从这片青山绿水的上空悠然自在地飞翔而过。

经过三四个小时的颠簸,汽车来到了美丽的金城。下车后,阿文依照文清来信的地址找到了金城蓓蕾学校。一走进学校,校园里到处都是静悄悄的。因为是周末,学生们都已经放假回家了。阿文从教学楼的一层逐个教室找过去。他终于在二楼的一个教室里看到了几位女生静静地正在那里看书做作业。

阿文敲了敲门,走进了那间教室。他向女生们作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后,就向她们打听文清的去向。女生们都眯着嘴巴笑了笑起来,她们好像用本地方言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位女生说:“大哥,文清是和我同住一个寝室住的。她刚刚回到寝室去,说是回去洗头。现在,她应该会在寝室里,我带你去找她吧。”

阿文道过谢后,跟在那位女生的后面,来到了一栋民房前。

女生对阿文说:“大哥,二楼靠左边楼梯口的第一个房间就是我和文清的房间。文清应该在房间里面,你自己上去找她吧!我先走了。”

来到二楼后的房门前,阿文轻轻地敲了敲门,从里面传来了文清温柔的声音:“谁啊?哪位?”

阿文故意不做回答,他想给文清一个意外的惊喜。阿文继续敲了敲房门。

文清低着头,用右手拖着湿漉漉的长发,打开了房门。抬头看见憨憨地站在门口的竟然是阿文。

“啊?是你!”文清惊讶地叫了起来。

霎时,文清的脸上飘起了两朵红云,羞涩地低着头往房间里走去。

阿文紧跟着文清走了进去,放下背包。他从背包里拿出了那叠特意为文清准备的高考作文复习资料和两袋水果放在桌子上。

文清扎好刚刚梳洗过的乌黑头发,低着头默默地坐在床沿边的课桌旁。

阿文向文清那边走了过去,紧靠着文清坐在床沿上。

阿文问道:“文清,近来,你学习一定很忙吧!这么长时间没有收到你的来信,于是我就跑过来看你了。”

文清依然低着头,默默的点了点头说:“是啊,近段时间,老师发给的复习资料相当多,所以我就没有给你写信了。”

阿文微笑着说:“哈哈,你学习忙嘛!你的小傻瓜是理解你的。”

这时候,文清才羞涩地抬起头来,转过身,含情脉脉地看着身边的阿文。

阿文伸过双手拉住文清的右手,紧紧地把文清的右手握在自己的掌心里,好像生怕抓到手的红鲤鱼要逃脱一样。文清也伸过左手来紧紧地握住阿文的手。

阿文默默地注视着面前的文清,两滴滚烫的泪水从他的脸颊滑落了下来。

文清苦笑着说:“小傻瓜,你干么哭呢?我们不是又见面了吗?”

阿文依然默默地注视着文清,好像在审视文清身上的每一根汗毛似的。

文清翘起嘴巴调皮地说:“傻瓜啊,你干么这样看着我呢?你想把我吞下去啊!”

阿文破涕为笑,柔情似水地说:“想你嘛,这么长时间没有看到你了。”

文清小鸟依人般地偎依在阿文的身边,头靠在阿文的肩膀上。他们就这样絮絮叨叨地彼此向对方诉说着石城一别后的诸多经故事。

在不知不觉中,夜色已经开始苍茫了。

到小店吃过晚饭后,他们就相约去金城各处走走、逛逛。走在大街上,到处都是一片灯火辉煌,人群熙熙攘攘的。他们俩一边走,一边聊。几乎走遍了金城的大街小巷。

后来,文清提议说:“我们还是到金城公园去走走吧!听说同学们说那里的夜景很美的。”

来到金城公园,公园里到处都是人山人海。一群群可爱的孩子在松软的草坪上嬉戏玩闹;一对对甜蜜的情侣在昏暗的角落里相拥相伴;三五成群的年青的哥儿们在弯曲的石径上漫步闲聊。

阿文与文清手牵着手穿过一条弯曲的幽静的石阶小路。一缕缕玉兰花的芳香扑鼻而来;“吱吱喳喳”的昆虫鸣叫声从路边的草丛里传出;远处有一两束雪白的灯光穿过密密匝匝的树木向小径这边照射过来。

来到公园的草坪,他们选择了一个幽静的角落,席地而坐。文清幸福地偎依在阿文的肩膀上。

阿文诗情大发,吟诵起:“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可惜啊!今夜,月亮还没有出来呢!”文清遗憾地说。

阿文自言自语地说:“只要和你在一起,对我来说每一个夜晚都是美丽的。”

“哈哈,是吗?那么今晚即便月亮不出来也罢了。”文清一边说着,一边挽着阿文的手臂轻轻地摇晃着。

夜空星光灿烂,月亮迟迟不肯爬上天空。一缕缕蕴含着青草清香和鲜花芳香的春风拂面而来。深深地吸上一口,令人顿感神清气爽、惬意无比。

阿文抬起头来,望着满天的星星说:“文清啊,听老人们说地上一个人,天上就有一颗星星与他相对应。你觉得有可能吗?”

文清也举起头来仰望着星空,她反驳道:“哈哈,你一个堂堂大学生还在相信迷信啊!我认为是不可能的。世界上每一天都会有许多孩子诞生,难道宇宙也相应地诞生出许多星星来吗?”   

阿文深情地说:“我并非迷信,而是我想假如那是真的那该多好啊!只要我找到了那颗属于你的星星,那么每一个夜晚我只要举起头来就可以看到你了。”

“原来是这样啊!既然是为了这个目的,我们也可以相互约定把天上某两颗星星分别用咱们的名字来命名。这样的话,只要我们看到以对方名字命名的那颗星星,不就像看到对方一样了吗?”文清激动地说。

阿文举起右手,在文清的鼻梁上轻轻地刮了一下,说:“还是我亲爱的文清聪明,那么我们就这样约定吧!”

“呵呵,就是嘛!所以我会把你叫住小傻瓜啦!”文清撅起嘴巴说。

第一次听到文清亲口叫自己“小傻瓜”,阿文心里感到比吃了蜜还要甜呢!他懂得,这般亲昵的称呼只合适恋人之间相互用的。阿文战胜了自己之前的那份羞涩与害怕,伸过左手,把文清一把搂在自己的怀里。文清温顺地接受了阿文的拥抱,顺势躺在阿文的两股上。

她害羞地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撒娇道:“阿文,你这么瘦! 躺在你的怀里简直就像越王勾践卧薪那般扎背呢!”这样说着,文清便爽朗地笑了起来。

听着文清爽朗的笑声,阿文不无幽默地说:“我母亲生得我一身硬骨头,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呢?”

文清说:“傻瓜,我是希望你多吃一些饭,多长一点肉,不要老是一把瘦骨如柴的样子。否则,到时在你未来的丈母娘那里是过不了关的,因为我母亲不喜欢过于瘦小的男孩子呢!”

阿文说:“好好好!以后,我一定加强锻炼,多吃饭,多长肉。做好准备去你家面试。”

文清说:“是呀,这样才像我爱的小傻瓜。”

夜渐渐深了,来公园游玩的人们陆陆续续地离开了。

霎时,大地与苍穹顿时寂静了下来。远处的铁路桥上火车呼啸而过,汽笛声拖着长长的调子直刺向无尽的夜空。

这么近距离地贴近一个女孩的身体,阿文还是第一次。隔着那件薄薄的米黄色衬衫阿文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文清的肌肤是那么的光滑、酥软而温暖。阿文的心跳迅速加快,“嘭嘭嘭”地直跳,好像就要从心口里跳出来。

阿文慢慢地俯下身子,附在文清的耳边说:“亲爱的,让我亲亲你。”

文清撒着娇说:“不要,不要,就不要嘛!你想对我耍流氓啊!”她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在阿文的怀里微微地摇晃着身子。

文清没有反抗,阿文壮起了胆子,低下头去用他那两瓣丰厚的嘴唇封住了文清的嘴巴。

天上的星星在眨巴巴地闪烁着;草丛里的蟋蟀在“吱吱”地歌唱;一缕缕清凉的微风拂面而过;清风中弥漫着一丝丝甜美的花香。

                     2011930日凌晨顿笔

 

 

   

    

  评论这张
 
阅读(1077)|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