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广交天下知音,共叙人间真情。

 
 
 

日志

 
 

说死与论活(原创散文)  

2011-12-14 00:13:34|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省丽水市景宁县东坑中学  刘金

 人的一生可以简单地用“生、老、病、死”这四个字囊括殆尽。生为开端,死是结局,谁都无法逾越生、死这两道天堑般的鸿沟。一个人究竟是怎么生的又到底会怎样死也都是他自身难以预料与主宰的。诚然,一个人重要的是生与死之间的那一段短暂而宝贵的生命历程。对于生与死,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呢?每个人都会作出自己的思考与诠释。

 说起有关生死话题的思考,最先映入我脑海的是曾以其“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史识与胆识写完《史记》的汉代史学家司马迁。他曾在《报任少卿书》里写道:“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趣异也。”司马迁对死的价值与意义经过了深入的思考,作出了精辟的解读,并且掂量过死的份量之轻重。诚如他在文中所言:“假令仆伏法受诛,若九牛亡一毛,与蝼蚁何异?而世又不与能死节者比,特以为智穷罪极,不能自免,卒就死耳。何也?素所自树立使然。”为了实现死得其所,即使在受了宫刑之后,他仍矢志不移,决心忍辱完成了父亲未竞之业。

   匈牙利爱国诗人裴多菲曾在《自由与爱情》里写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1849年7月31日,他在瑟克什堡大血战中同沙俄军队作战时英勇地牺牲了,当时年仅26岁。裴多菲用他年轻的生命向全世界人民对何为热爱祖国、怎样是热爱自由作出了最直观的解读。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过零丁洋》这首诗是文天祥在1279年正月过零丁洋时所作的。诗人在诗中概述了他自己的身世与命运,抒发了他慷慨激昂的爱国热情和视死如归的高风亮节以及舍生取义的人生观。在受俘期间,元世祖曾以高官厚禄劝降,文天祥却宁死不屈,从容赴义。他的生平事迹被后世赞许,与陆秀夫、张世杰被称为“宋末三杰”。文天祥以“忠烈”之美誉流芳百世。

   许多文学家对于死却看得格外平静与倘然。英国著名作家劳伦斯说:“它是生命的延续。”法国著名作家巴尔扎克却说:“死是一个人的旅行到了终点。”写过名著《红与黑》的文学巨匠司汤达,其墓志铭只有九个字:“活过了,写过了,爱过了。”

    诚然,我们在谈论生与死,解读生命的价值与意义等命题归根结底还是为了探寻“人应该怎样活着”这个本质问题。昨天已经成为过去,过去的一去不复回,无论是忧伤还是欢悦,权且把它当作一种回忆,细细品味。明天依然是一个未解之谜,充满许多的变数与未知,令人遐想,却又不免畏惧。唯有今天才是实实在在的,能够为我们所把握,可以任凭我们选择。把握今天,活在当下,珍惜拥有才是最为真实的一种活法。

                                                                                                                    2011年12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729)|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