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广交天下知音,共叙人间真情。

 
 
 

日志

 
 

嫩草呛死了老牛(续七)(原创小说)  

2010-06-24 15:13:5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

“哈欠,哈欠,哈欠。”

早上,爱姑刚起床,正穿衣服的时候,就连续打了三个喷嚏。她感觉右耳朵热辣辣的好象在灼烧着,心想:“早上起来,就打哈欠,要么家里将来客人,要么阿牛给家里来信了!”

爱姑穿好衣服,来到厨房,倒了一盆热水,刷过牙,洗了脸。她就往大门口走去。一打开大门,她看见一轮火红的太阳已经爬上了东边的山腰。金灿灿的阳光挥洒到远近高低的山上,好象给群山披上了一条金黄色的纱巾。随着一阵微风吹过,大门口前池塘的水面泛起了一圈圈金色的涟漪,渐渐向四周扩散开来。爱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倍感神定气爽。她挺着肚皮来到柴火间,抱了一把干柴往厨房走去。

“哈欠,哈欠,哈欠。”她又连打了三个喷嚏。

睡在厨房隔壁的婆婆听到爱姑的动静和喷嚏声,也起来了。婆婆看见儿媳妇抱着柴火从外面进来,就慈祥地问道:“爱姑,我听到你早上起来就打了好几个喷嚏,你是不是感冒了?”

爱姑微笑着说:“妈,没有啊,我没有感冒。您起得那么早是不是被我吵醒啊?”

“不是的!现在夜里时间长,我一个晚上也不过睡那么三四个小时。早上醒得早,我觉得躺在床上还不如起来走动走动舒服。”婆婆说。

爱姑问:“妈,您夜里睡不好,是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

“我没有身体不舒服,人上年纪就这样子的。近来,我老挂念着阿牛,他都出去半个多月了,怎么还不给家里写个信呀?我也不知道他在外面身体好不好。”婆婆说。

“妈,你就别担心了!我想,阿牛一个大男人应该会照顾好自己的。也许他们初来乍到的,工作还没有着落,就没有给家里写信吧!”爱姑一边说着,一边坐在锅灶前的板凳上开始生火。

婆婆梳洗完毕,来到锅灶前,坐在小板凳上,帮忙烧火、添柴。干燥的木柴涌动着熊熊的烈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微黄的火光映照在婆婆那张布满皱纹慈祥的脸上。“呼,呼,呼。”熊熊的烈火犹如发出可爱的笑声。注视着熊熊的火苗在跳跃着,听着柴火发出的“呼呼”声,婆婆自言自语地说着:“今天早上,锅灶里的火一直在笑着,要么有客人来家里亦或阿牛给我们写来信了。”

“哈欠”婆婆打了个喷嚏。婆婆说:“爱姑,你我早上起来就打喷嚏,我想定是阿牛给家里来信了吧!”

“妈,您也这样认为吗?我的右耳朵很热呢!”爱姑一边笑呵呵地跟婆婆说着话,一边在淘着的米做饭。

婆婆说:“是啊!阿牛也应该来封信了。不要老让我们牵肠挂肚的。”

爱姑说:“昨天,我在村口碰到了小张他妈,我忘了向她打听一下小张来过信没有呢!”

“哦!真的,我们家阿牛和小张一道的嘛!早饭后,我上小张家去向她娘打听一下消息吧。”婆婆说。

爱姑说:“好的,早饭后,我们一起去。”

吃过早饭,婆媳俩就一前一后往村头的小张家走去。

她们来到小张家,小张娘刚吃过早饭,正在那里收拾碗筷和桌子。小张娘身材矮小,穿着一件硕大的兰色棉袍,枯黄的脸上布满了一条条的皱纹和密密麻麻的老年斑,花白的头发有些凌乱。小张娘看到挺着大肚皮的爱姑和她婆婆到来家里,她满脸狐疑地说:“阿牛娘,你们真难得哎!赶快坐到椅子那边去烘烘手,我给你们泡茶去。”小张娘一边说着,一边双手端着清洗抹布的脸盘往门口走去。

爱姑连忙说:“大妈,你先忙你的事情吧!我们刚吃过早饭,喝茶不急。”

爱姑和婆婆走到那两把交椅前坐了下来。这是两把旧式的用柳杉树枝制成的椅子,外面的油漆已经脱落得差不多,显示了其年岁与苍老。

小张娘倒了水回来,卸下围裙,提着一把热水瓶,微笑着走了进来。她问道:“阿牛娘,阿牛给家里来过信了吗?”

阿牛娘回答道:“没有啊!你家小张呢?”

小张娘脸色有些沮丧地说:“没有哎!年青人离开家就忘了娘啦!”

爱姑说:“大妈,您不要那么想,也许小张他们忙吧!我和婆婆过来就是想向您打听他们消息的。”

“刚才,你们来,我也觉得挺奇怪的。平时,你们可难得来!”小张娘边说边笑。

阿牛娘和小张娘聊了一阵子后,阿牛娘就起身告辞:“小张娘,我们先回家去了。家里养着的鸡和鸭还没有喂过食呢!空闲时,你过来坐坐!”

“你们这么难得过来,再坐做吧!”小张娘说。看到阿牛娘和爱姑从椅子上站起来要走,小张娘也站起来送客。

 婆媳俩刚走出小张家门口,就看见邻居家儿子小李匆匆忙忙向她们跑来。小李子一见阿牛娘和爱姑就停住脚步说:“阿牛娘,你家里来信了。邮差在你家门口等着,我妈叫我来唤你们回去取信。”

“真的?谢谢你!小李。”阿牛娘笑容满面地说。

小李子生气地说:“我怎么会骗您呢?阿牛娘。”

爱姑接过话说:“我妈不是怀疑你骗我们,而是她老人家听说家里来信了她很高兴呢。”

“妈,您慢慢走,我先回去取信件。”爱姑跟婆婆说。

 爱姑两步并作一步直往家里赶去。(待续)

                                                                                           2010年6月24日顿笔

嫩草呛死了老牛(续七)(原创小说) - 高山流水 - 高山流水

嫩草呛死了老牛(续七)(原创小说) - 高山流水 - 高山流水

嫩草呛死了老牛(续七)(原创小说) - 高山流水 - 高山流水

 

  评论这张
 
阅读(622)| 评论(6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