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广交天下知音,共叙人间真情。

 
 
 

日志

 
 

嫩草呛死了老牛(续六)(原创小说)  

2010-06-10 18:18:3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

一晃,老牛离开家近半个月了。

每一个夜晚,劳累了一天后的老牛吃过晚饭,洗了澡就斜靠在床上休息。宿舍里没有电视,晚上大家都闷得慌,有的伙计就跑到地摊上去买一些诸如《故事会》、《都市女郎》等通俗刊物来消遣时光;也有的伙计出去看场电影或者到洗头店去洗个头。老牛呢!他是不出去的。老是靠在那里闭目养神,有时候他也向伙计们借几本刊物来翻翻。也许是因为白天的劳累,不知不觉他就睡着了。

“牛儿,你来抱抱你的宝贝儿子。你看他多可爱啊!那双乌黑的大眼睛注视着你;圆圆的红彤彤的脸蛋,还有两个小酒窝;那双白白嫩嫩的小手紧紧地握着小拳头……。”母亲慈祥地跟老牛说。

 老牛从梦中醒了过来,原来自己在做梦呢!脸上露出了微笑,他心想:“艾姑怀孕才多长啊!怎么可能这么早就生了呢!”也许是他想孩子的心情过于急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阿牛想:“自己离开家这么久,也不知道母亲与艾姑的一切可好?明天,他一定要给家里写封信。”

第二天中午,阿牛趁着午间休息时间去邮局买来了信封和邮票,到文具店买来了一本信纸。

晚饭后,伙计们都出去了。他一个人趴在床上写起了他今生的第一封家书。

尊敬的母亲大人,亲爱的老婆艾姑:

你们好!

我离开家近半个月了,不知道家里一切可好否?我日夜都在挂念着啊。我和老乡们到x城后,在小张的帮助下,我很快就找到了工作。我们都一起同在一家公司上班,工作比在家里干活省力多了,工资也不少。我身体很好,你们不要为我担心。

艾姑,你怀着孩子,我却不能在家里照顾你,你辛苦啦!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村里哪家宰猪,你就去买些猪肝或者排骨回来,补补身子。你们不要为节约舍不得吃,辛苦自己,放在家里的那点钱先花去吧。过几天,公司一给我发工资,我就会把钱寄回来给你们的。近来,母亲的身体好吗?有你在家里照顾着母亲,我就放心了,就是辛苦了你。以前我在家里的时候,母亲经常会到山上去拣干树枝当柴火。你叫她以后千万不要去了,山路不好走,我在外面也不放心。我想你跟母亲讲,她应该会听的。家里干木柴那么多,你们尽管烧啊,我回来后会去砍的。

还有你怀着孩子,更应该注意休息,不要劳累了。你们如果生病就一定要及时到医院去看,千万不可疏忽大意。如果家里的钱花完了,我这边还没有寄到的话,那么你就叫母亲到乡中心医院的毛医生那里周转一下。毛医生是我的好朋友,我在离开家前就先和他打过招呼了。在家里有啥为难事,你们自己如果解决不了,那也可以去找毛医生帮忙。回来后,我自己会去感谢他的,你们没有必要多虑。最后,希望你们收到信后及时回信,告诉我家里的情况。

        此致

祝: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老牛

                                                                                                                          X年X月X日夜

老牛写完信后,又觉得自己心里还有千言万语没有写出来,特别是自己没有表达一下对艾姑的思念和爱之类的意思。他心里正想着:“艾姑会不会觉得我一点都不浪漫,不懂得疼女人啊?”

同事小张走了过进来,看到老牛在写信。他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把夺过老牛手里的信。“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他装腔作势地说:“老牛,想艾姑啦!让我来看看你写的情书。”

“小张,把信还给我,你就别打岔了。”老牛说着,伸手去拿那封信。

小张呢!右手把信高高地举到头顶上,并且调侃道:“就不还给你,我要向你老牛这位爱情专家学习写情书呢!”

“小张,赶快把信给我。你可不要开我玩笑啊!我信封没有写好,等一下我就要把信送出去寄呢!”老牛请求道。

小张还是不肯罢休,拿着信在头顶上晃来晃去。说:“我就不给,我就不给!”

老牛终于生气了,三步并作两步跨到小张的面前。用他那粗壮而有力的右手把小张鸡爪般的左手紧紧地捏在那里,怒目而视,吼道:“小张,你到底给还是不给?”

“天天天……”随着一阵痛苦的叹息声,小张弓下了背,他只想把自己的手从老牛那老虎钳般的手里挣脱出来。他于是松开了手,把信还给了老牛。小张一边抖动着左手,一边生气地说:“老牛,我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也不至于那么狠地掐我的手啊!你若不喜欢,那以后我们不要玩就罢了。”接着,小张就爬到自己床上去睡觉了。那一个夜里,小张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老牛写好信封,贴上邮票,就出去寄信了。

自从来到X城,老牛还是第一次出去。走异乡宽阔的大街上,看着街道熙熙攘攘的人们,老牛的心里无比的落寞。他来到大街边上的一个邮政投递箱前,小心翼翼地把那封家书投了进去,又用手指伸进投递口往里面探了探,生怕没有把信投进去。(待续)

                                                                                                       2010年6月10日顿笔

 

嫩草呛死了老牛(续六)(原创小说) - 高山流水 - 高山流水

 

嫩草呛死了老牛(续六)(原创小说) - 高山流水 - 高山流水

嫩草呛死了老牛(续六)(原创小说) - 高山流水 - 高山流水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3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