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广交天下知音,共叙人间真情。

 
 
 

日志

 
 

嫩草呛死了老牛(续五)(原创小说)  

2010-05-29 22:00:3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艾姑强烈的妊娠反应期很快就过去了,胃口比以前好多了,肚皮一天天地鼓出来。看着老婆的肚皮一天比一天鼓,老牛的心里无比的快乐,他的脸上比以前挂上了更多灿烂的笑容。在乡下没有啥好东西可以给艾姑进补的,但老牛只要一听说哪一户人家宰猪,就会去买上四两、半斤的猪肝或者一两斤排骨回来。天气转暖了,他会到田里去捉一些泥鳅或者田螺回家来。

回到家里,老牛会精心地把猪肝切成薄薄的细片,放到盘子里。然后加入一些番薯粉、酱油、米酒和食盐等调料,再进行细心地搅拌,再放置上一段时间。待锅里的水烧开后,他把搅拌均匀的猪肝一片一片地放到锅里。一时间,一缕缕的芳香就弥漫在老牛家的厨房里。

他会先把排骨清洗得干干净净,剁成一个个的小块。待锅的油烧得火热直到冒烟,他再把排骨投入锅里进行全面的煎炒。一直到锅里的排骨呈现出金黄色、发出“嗤嗤”声,他加入食盐、香料及米酒。煞时,一缕缕的芬芳弥漫开来。老牛向锅里再倒入些许的香醋,添入开水,盖上锅盖进行慢火的炖煮。

他首先把泥鳅或者田螺放到注有清水的水桶里生活上一两天,让它们把身体里的渣滓和泥巴完完全全地排泄出来。然后老牛再煮泥鳅、烧田螺给艾姑进补。

这些就是老牛给艾姑做的滋补食品。每一回,老牛烧好后端在桌子,自己无论如何是舍不得动一下筷子的。艾姑呢?艾姑是个孝敬婆婆和体贴丈夫的女人,她往往非让婆婆和阿牛和自己一道吃不可。他总是微笑着拒绝道:“我不喜欢吃这些东西。你和母亲多吃一些啊!”一家三口围坐在桌子旁,你谦我让、不亦乐乎。不时地从饭桌旁传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全家人都沉浸在幸福之中。

老牛心里老想:“孩子出生后吃的穿的需要钱,艾姑坐月子养身体需要钱,自己老呆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

他于是跟艾姑商量,先出去打几个月的工,赚些钱回来。临产期到了,自己就会提早回来安排生产、照顾孩子和艾姑。听了老牛的想法后,艾姑的心里格外的高兴,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她的心里更加坚信自己的牛哥是一个有责任心,肯吃苦耐劳的好男人。

第三天早上,老牛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告别艾姑和母亲去了南方。到了南方,在老乡的帮助下,老牛很快就找到了工作。工作是在一个厂里当装卸工,工资待遇挺不错,就是忙而且累。老牛心里非常的开心,因为只要能够多赚点,最苦最累他也愿意。他心里总那么想着:“我老牛是出来赚钱养家糊口的而不是享受享福的。”白天里,老牛都忙乎所以,根本没有时间去想艾姑和母亲,只知道拼命地埋着头干活干活再干活。

辛苦一天后,老牛吃过晚饭、洗过澡、就静静地躺在集体宿舍的单人床上开始发呆。这个时候,同事们就会开起他的玩笑来:“老牛,你一尝过嫩草地滋味就不能罢休了吧!你是不是又在想你的艾姑啦?”

老牛不作言语,只是“呵呵”地憨笑着。

同事们劳累了一天后,都靠在各自的床上休息,大家也没有什么活动,就开始拿老牛开刷。

小王说:“老牛,你他妈的就是命好,三十六岁还有那么年轻、漂亮的女人送到你家里给你老婆。真是老牛碰到了嫩草嘛!哈哈,哈哈!”

“是啊!老牛吃嫩草越吃越滋味嘛!个把月时间就把人家一个打姑娘的肚子给搞大了,算你老牛行啊!哈哈哈!”小张色迷迷地接着说。

小李的嘴巴也闲不住了,他嬉皮笑脸地问道:“老牛,第一次的时候,出血了吗?紧还是松啊?”

老牛只是装着没有听见,靠在床上,闭着眼睛在那里闲思。

工友们也许是玩笑没有开过瘾,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又一次对老牛进行轮番轰炸。

小李居然厚颜无耻地说:“哈哈哈!艾姑给他第一次的时候一定是没有出血吧!所以老牛不好意思讲啰。”

老牛真的有些忍无可忍了,他生气地吼道:“小李,你这小子别胡言乱语啊!小心我抽你的丑嘴巴。”

小李也许是意识到老牛这么木讷的人都生气了,自己也不好意思继续开玩笑,红着脸没有再做声。

小张也许自觉得资格老,还是不肯就此罢休。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嬉皮笑脸地说:“那是一定了,谁还好意思把自己的老婆不是处女的丑事兜出来呢!”

老牛顾及着自己这工作是小张帮忙介绍的原因,原本已经吼到嘴边的话又咽到肚子里去,没有做声。

小张却更好像更加洋洋得意似的,继续讲着那些不三不四的话来。

最后,老牛只说了一句“希望大家乡里乡亲的,相互尊重一点。”

也许小张最后也觉得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没有了对手与战友,感觉曲高和寡,终于闭上了他的臭嘴。

大家都这样在你不痛我不快中睡着了。

不久,就传来了阿牛的“呼、呼”的呼噜声。(待续)

                                                            2010年5月29日夜顿笔

嫩草呛死了老牛(续五)(原创小说) - 高山流水 - 高山流水

 

嫩草呛死了老牛(续五)(原创小说) - 高山流水 - 高山流水

 

嫩草呛死了老牛(续五)(原创小说) - 高山流水 - 高山流水

  评论这张
 
阅读(645)| 评论(3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